上海翻译公司-青衿翻译您身边的翻译专家 | 在线留言
手机用户下单请扫描二维码
微信号:18951806392

北外教授庄绎传:翻译最便于自学

  在各门课程之中,我觉得翻译最便于自学了。有些年轻同志总希望当面向名家请教,或听他们演讲,或与他们交谈,若能单独见面就更好了。但这样的机会是非常难得的,而且不见得是最有效的学习方法。
  其实向名家学习,随时都能做到。那就是不要求面授,而是去自学,去研究名家的译文。可以采用以下三种方法。
  第一种方法:先不看译文。自己先根据原文翻译一遍,然后拿自己的译文和名家的译文相比较,从差距中就可以看出自己的弱点和问题,然后有针对性地克服自己的缺点,提高翻译能力,定会收到较好的效果。
  第二种方法:研究译文。将原文和译文对照研究,从中得到启发。
  周煕良教授是我非常崇敬的一位译者,他不仅从事文学翻译,而且喜欢讨论翻译问题,发表看法。几年前,我拿原文对照着看,他译的英国作家高尔兹华绥所著《福尔赛之家》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这样一段话。
  Those privileged to be present at a family festival of the Forsytes have seen that charming and instructive sight -- an upper middle-class family in full plumage.
  译文是:
  碰到福尔赛家有喜庆的事情,那些有资格去参加的人都曾看见过那派中上层人家的兴盛气象,不但看了开心,也增长见识。
  原文charming and instructive是定语,和sight搭配,但译成汉语,若想保留这样的搭配是很困难的。译文把原文的定语放到后面去处理,语言就顺了。当然,放到后面,就不一定是定语了。
  第三种方法:研究不同的译文。有些作品经不同的人翻译,便出现了不同的译本,而且都是很好的译本。例如《红楼梦》,近年来就出版了两个译本,上海青衿翻译公司是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的专业连锁翻译公司,作为中国翻译协会会员,提供多语种、多行业、跨区域的翻译服务,是当地政府机构和开发区指定翻译服务提供商。联系电话:021-50327283,微信公众号:sekin2046,一个是国内出版的杨宪益和他的夫人戴乃迭的译本,取名A Dream of Mansions,另一个是英国出版的David Hawkes的译本,取名The Story of the Stone。这两个译本都很好,不少人做了对比研究。
  更为可贵的是原译者提供的修订译文。把修订后的译文和原译文比较一下,看译者是怎样修改自己的译文的,往往可以看出许多问题。
  鲁迅的短篇小说《孔乙己》是这样开始的:
  鲁镇的酒店的格局,是和别处不同的: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,柜里面预备着热水,可以随时温酒。
  这段话,在杨宪益和戴乃迭译的Lu Xun Selected Works (1956, 1980)里是这样译的:
  The layout of Luzhen’s taverns is unique. In each, facing you as you enter, is a bar in the shape of a carpenter’s square where hot water is kept ready for warming rice wine.
  后来,在这两位译者译的Selected Stories of Lu Hsun (1960, 1972)里,这段话就改为:
  The wine shops in Luchen are not like those in other parts of China. They all have a right-angled counter facing the street, where hot water is kept ready for warming wine.
  为什么这样修改,译者没有说,我们也无法询问,只能自己揣摩。全段讲的是鲁镇的酒店,第二个译文的wine shops作定语,一下子就把读本的注意力集中到“酒店”身上,下文也好安排。因此,比第一个译文以layout作主语为好。至少我们可以看出,原文以“格局”为主语,译文用layout不如用wine shops作主语好。认识到这一点,我们在做翻译时也就不必拘泥于原文的句子结构了。你说是不是?

转自:翻译技术与研究

   
上一篇:英语新闻特写的文化翻译策略
下一篇:口译中错译漏译的原因有哪些?
24小时咨询热线:021-50327283
上海青衿翻译公司版权所有 沪ICP备16052221号
手机用户下单请扫描二维码
微信号:18951806392